像布置造型汽球最多每小时1000元薪资

2020-11-16 13:44

(责任编辑:石兰兰)

调查也发现,许多学生会透过打工、实习,提前进入职场摸索兴趣和职能。高达59%的受访学生,将打工视为步入职场前哨战,会选择与未来职涯相关的工读机会,其中有16%的人更直言,将找“直接相关”的打工机会。

年轻学子打工的目的,也不再只为了赚取生活费,更是累积工作经验的学习场所;据统计,存钱(78%)是多数学生工读的最大动力,但第二名“累积工作经验”(71%)的重要性也不遑多让。

根据统计,85%受访学生有打工计划,平均每周打工17小时,平均时薪141元。也有青年学子透过高时薪特殊打工,像布置造型汽球最多每小时1000元薪资,银发族居家照护、豪宅打扫工等时薪也达200元以上。

台大副教授辛炳隆说,全球青年其实都面对相同问题,包括企业喜欢引进劳动力丰沛的境外低薪劳力,加上产业未明显创新升级,整体薪资就跟着拉不上来,且随着信息科技的进步,企业组织扁平化,也影响到企业可提供的职缺数。

根据台湾1111人力银行调查,“闷世代”的忧虑几乎都与就业相关,反应出年轻人担忧未来“职涯茫茫”。受访在学青年对未来最担忧的事,前五项为薪水太低沦为青贫族、毕业即失业/求职困难、学历贬值/要持续升学、学校教育无法学以致用,以及买不了房无法成家。

辛炳隆点出,台湾不少青年只想找相较轻松的服务业职缺,排斥到耗体力的制造业工作,但制造业平均起薪最高可到2.8万元(新台币,下同),服务业起薪却只有22k。辛炳隆说,青年不能只是抱怨,也要问自己有什么积极行动,建议青年应该调整心态补强自己的职场能力,他并直言台湾青年就业问题其实不在学用落差,而在不爱学习,呼吁台湾青年应该学习“学习”。

据台湾《联合报》报道,台湾高失业率与低薪环境逼人,“闷世代”青年对未来忧心忡忡,调查显示,青年有“五闷”,分别为薪水低、求职难、学历贬、学非所用、买不了房。

更多台湾经济资讯请点击此处